上海

|

您好,企昊為您提供一站式企業服務!

主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資訊 >

上海自貿區應成為 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助推器

    [ 為加快將上海建設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進度,可以將上海陸家嘴打造成我國第一個金融自貿區。這個金融自貿區可以比照“阿布扎比世界市場”的金融自由貿易區的做法,來爭取讓上海陸家嘴成為國際資本的匯聚地和投資地,就是要將上海打造成為我國的金融資源配置中心、人民幣自由兌換的試驗田、境外資金進入我國的橋頭堡。 ]
 
    [ 截至2020年上半年,上海已經擁有門類齊全的金融市場,今年上半年的市場交易總額逾千萬億元,同比增長13.4%。 ]
 
    加快將上海建設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對上海乃至我國都具有重大的政治、經濟和戰略的現實意義。因此黨中央、國務院從我國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及國家發展戰略的全局考慮,決定要將上海建設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這也是改革開放以來黨中央和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和習近平等幾代領導人交給上海的一個歷史重任。
 
    放眼全國來看,將上海建設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是最具條件的。一是因為黨中央、國務院都已明確指出要將上海建設成為國際金融中心;二是上海早在上世紀30年代就已經是遠東乃至亞洲的國際金融中心,這說明上海有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良好基因;三是通過上海自貿試驗區,來作為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助推器的客觀條件已經具備;四是上海在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而人民幣國際化可以加快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建設;五是上海有著我國獨特的人文資源、科研機構和教育資源的優勢,可以為上海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提供強有力的保障。
 
    在黨中央和國務院的堅強領導下,在中央部委和全國人民的鼎力支持下,通過上海各級領導、全體市民以百折不撓的勇氣和堅韌不拔的努力,已逐步將上海打造成適應國際金融中心建設所需要的發展環境,不斷強化了上海在全球資源配置的能力,充分發揮了上海在國內國際雙循環中戰略鏈接作用,上海自貿區臨港新片區也主動站在國家層面來助推上海進行國際金融中心的建設,上海目前已經具有較為完備的建設國際金融中心的基礎條件。
 
    截至2020年上半年,上海已經擁有門類齊全的金融市場,今年上半年的市場交易總額逾千萬億元,同比增長13.4%。上海擁有各類持牌金融機構超過1600家,其中外資機構占到1/3。分析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具體情況,上海雖然有一些指標在排名上處于國際領先。但在國際金融中心的建設上,不僅僅體現在該地區金融機構的數量上,更重要的是要體現在非銀行金融機構、機構(企業)和個人參與的數量、資金的交易總量、資金的來源和使用及活躍度上。因此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在交易總額、資本賬戶開放程度、國際標準和規則的接軌程度、國內外投資者參與方面和活躍度及依靠長三角腹地乃至其他地區的實體企業支撐上都有明顯提高的可能性。為此,我們建議:
 
    1.在國家級層面成立上海建設國際金融中心的領導小組,在中國人民銀行上海總部成立相應的工作小組。
 
    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召開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八次會議時強調,要把黨中央作出的重大決策及時轉化為具體政策和法規,加強部門間協調配合,增強戰略一致性。因此成立這個超高規格的領導小組,就是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的最新指示精神的具體行動,我們就能把黨中央把上海建設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各項重大決策,及時一項項地轉化為上海建設國際金融中心所特別急需解決的具體政策和法規。凡是這個領導小組發布的文件,可以由上海市人大通過立法程序來固化,并且一行二會、發改委、商務部和外管局等相應國家部委都要無條件遵守和落實,而且要對各項政策設立工作臺賬,按照文件規定的時間按時進行核查,關鍵看各部門有沒有實現制定上海建設國際金融中心政策時的計劃目標。如果出現任何問題和拖延,都要對相關部門和責任人進行追責。
 
    2.讓上海自貿試驗區盡快與香港國際金融中心一起來共同承擔我國及全球的金融資源配置的重任。
 
    為加快將上海建設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進度,可以將上海陸家嘴打造成我國第一個金融自貿區。這個金融自貿區可以比照“阿布扎比世界市場”的金融自由貿易區的做法,來爭取讓上海陸家嘴成為國際資本的匯聚地和投資地,就是要將上海打造成為我國的金融資源配置中心、人民幣自由兌換的試驗田、境外資金進入我國的橋頭堡。從世界上所有的國際金融中心所在地商業銀行發放的貸款用途來看,實際上都是沒有限制的。因此可以考慮凡是在上海自貿區內商業銀行發放的貸款用途,不受我國《貸款通則》的限制。
 
    3.在上海自貿區堅決實行我國現行法律體系的同時,在上海引進國際仲裁制度和判例制的法律制度。
 
    為了更好地讓境內企業走向境外和吸引更多的境外企業投資境內及加快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我們應該盡最大可能來滿足全球投資者的需求,可以采用當地或第三地法律、使用當地語言和接受當地或第三地監管,從而可以讓他們很放心、很便利地投資我國和享受人民幣國際化的好處及鼓勵我國企業走向海外。因此按照國際慣例和通過國際仲裁機構,來處理可能在上海出現的投融資、貿易和跨境結算等方面的糾紛,是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必須考慮和解決的重要問題。眾所周知,國際仲裁機構是指依國際條約或國際組織決議設立的,依附于特定國際組織而不隸屬于任何國家的仲裁機構。其分類包括但不限于臨時仲裁庭:是根據爭議雙方當事人的協議,在法律規定或允許的范圍內,由雙方當事人選出的仲裁員自行組成的仲裁庭。
 
    同時在上海自貿區如出現涉外的法律糾紛時,如果涉訟一方是境外的,并且是采用判例制的國家時,直接引進判例法來進行處理。這里我們可以考慮引進香港從事判例法工作的律師和法官,到上海自貿區來工作,這也是對香港一國兩制的最大支持。
 
    4.將上海證券交易所打造成全球頂尖的證券交易所。
 
    這里特別要指出的是,上海證券交易所目前的主板和創業板確實做得是很不錯的,但也存在著上市公司數量和質量不盡如人意的問題,還存在著打新股難和吸引散戶購買新股通道不暢的問題。因此必須在嚴控上市公司質量的同時,嚴懲上市公司的違規行為和加強違規上市公司的退市機制,并且要逐步放開漲跌幅限制比例。上海證交所特別要借鑒香港聯交所的只要客戶擁有香港證券賬戶,就可以通過當地銀行對客戶購買新股即可參與打新的規定,在我國推出購買新股的認購方式可以有現金認購和融資認購 (俗稱孖展) 兩種方式。
 
    5.上海建設國際金融中心一定要積極做強、做大保險業務。
 
    我們分析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發展歷程,不難得出一個結論: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發展歷程,實際上也是香港國際保險中心的發展歷程,二者高度同步且相互促進和激勵。因此我們在不斷做強我國自己保險公司的同時,還要允許更多有條件的境內機構成立自己的保險公司,更要引進更多的全球著名的保險公司在上海設立分支公司或附屬機構。
 
    我國目前保險業務之所以不盡如人意,除了保險公司的數量和質量亟須提高外,關鍵還是保險人才的缺乏和優質保險產品的不足。因此我們要在培養自己的保險人才的同時,也要在國際上招募一批我國稀缺的保險人才。并且要組織監管部門和保險公司對香港的保險產品進行認真梳理,凡是不會影響到我國金融安全的保險產品,要允許國內的保險公司在上海引進或開發,待條件成熟時再推廣到全國各地。
 
    6.吸引更多的融資租賃公司、信托公司和資產管理公司到上海自貿區來注冊及經營。
 
    要把上海自貿區打造成為我國人民幣資產管理中心,我們應該在上海實行監管一體化的資產管理體系,即把一行二會關于資產管理的規定調整為上海國際金融中心領導小組發布的規定,避免監管的碎片化、割裂化。我們應充分利用好上海自貿區的開放創新條件,推動資管產品和服務的不斷創新。凡是在上海自貿區注冊成立的理財公司,都可以發行享有同一監管規則下的理財產品,并且擴大理財子公司的資金用途,可以在上海區域內發行專門的理財產品,要允許銀行系理財子公司可以發放貸款和在證券交易所開立賬戶。同時要放開在上海自貿區注冊和經營的融資租賃公司的融資渠道,從僅限于金融機構放開至機構和個人;并且要對監管評級高的信托公司,允許其可以對客戶進行一定額度的放貸,同時要放開對資金信托受益人不得超過200人的限制。
 
    7.將上海自貿區打造成為人民幣國際化的試驗田。
 
    這里特別要明確,凡是在上海自貿區注冊的企業,可以直接給予一定額度的境外直接投資額度和人民幣結售匯額度及境內外本外幣資金集中管理的資格,以此來逐步推進人民幣資本項目下的開放和實現人民幣的可自由兌換。為了建立離岸人民幣的回流渠道和機制,我們要在上海推出供離岸人民幣投資的專門產品。這里要強調的是,按照人民幣國際化的現實情況,目前境外持有人民幣的主要還是企業和一些金融機構,因此上海只要能解決這部分特殊群體的離岸人民幣投資渠道就可以了。
 
    為了積極支持跨境人民幣的收付匯業務,上海要建立在我國政府信用擔保下的供相關國家使用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以進行跨境人民幣的機制和能夠進行自由兌換貨幣的清算。因此上海自貿區要主動加強與主要貿易伙伴研究開展跨境人民幣業務的可行性,努力爭取使得這些國家和地區的機構及企業接受人民幣,并由中國人民銀行上海總部來與相關國家之間簽署人民幣與該國貨幣的互換協議,并且每當該國人民幣結余到一定數量時,就由中國人民銀行上海總部啟動與相關國家來啟動人民幣與該國貨幣的互換。如果相關國家實在不能接受人民幣,那么上海自貿區要有辦法向這些國家和地區的客戶來支付美元。最重要的是,我們要采取特殊手段來防止在美元清算時可能出現的任何困難,這實際上也是為我們自己應對可能出現的美元清算困難做好實操的準備。
 
    8.在上海自貿區要允許和鼓勵符合條件的商業銀行開展本外幣的離岸銀行業務。
 
    實際上,上海在建設國際金融中心的過程中,如何發展離岸業務始終是繞不過去的重要問題。從國際上成熟的國際金融中心來看,其所在地都是以離、在岸業務協同發展來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重要工具的。因此上海自貿區可以在離岸貿易、本外幣離岸銀行業務、離岸證券、離岸保險、離岸租賃和離岸信托及非居民企業注冊等方面循序漸進地進行各個突破,真正做到參照國際先進標準和最佳實踐,在稅務安排、法律適用、資本賬戶開放和監督管理等諸多方面,盡早規劃啟動,來推動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基礎制度和基礎設施方面的建設。為發展好上海自貿區的離岸銀行業務,建議允許區內的離岸銀行可以發行本外幣的大額存單和債券,可以向境內外投資發行本外幣的理財產品,并由國家外匯管理局通過區內銀行的總行定向給予一定額度的外匯支持。我們深知在上海建設國際金融中心的過程中,相關的合規和反洗錢是非常重要的,因此可以建立由政府主導、金融機構和相關部門及行業協會參與的反洗錢聯盟。
 
    9.在上海積極營造更具活力的人才環境,不斷拓寬人才綠色通道。
 
    在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中,我們可能存在著諸多的短板,但這些短板中最短的那塊還是人才。這里特別要強調的是,我們現在對人才的評價存在著一定的誤區,有兩種觀點對我們的負面影響最大:一是對各種本土專業人才重視不夠,二是對具有突出實際工作能力的金融從業者重視不夠。我們認為我國確實需要引進國際上一流的專業人才,但也要對本土專業人才給予相應的關懷和重視。讓這些本土專業人才在住房保障、子女就學、醫療服務等各方面,給予更好的關懷、更多的支持和更大的便利,讓上海真正成為各類專業人才創業、展業熱土和幸福家園。上海要對金融企業的高級管理人員和核心人才,在子女入學、購買境內外保險公司認可的保險產品、醫療保障、申請人才公寓和個人所得稅等方面的優惠政策。
 
    10.積極探索上海建設國際金融中心的風險防范之策。
 
    我們深知,上海建設國際金融中心是個長期的過程,但我們一定要以“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的精神來加快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建設。在建設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過程中,我們一定要全力以赴地來防范可能出現的任何風險。我們要以敢為天下先的精氣神來朝著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大步邁進,還要以科學和謹慎的態度來防范可能出現的各種風險。
 
    我們建議把上海自貿區整個區域作為監管沙盒的空間來進行這方面的試錯和容錯,即針對上海自貿區的所有監管政策和所有上海自貿區內的金融機構和企業等所有參與方,都可以作為監管沙盒安全空間內的測試對象,對上海建設國際金融中心所涉及的監管政策、創新金融產品、商業模式和營銷方式等進行測試。這樣上海自貿區在助推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碰到各種問題時,中央部委和相關監管部門就能在保證金融機構和企業的合法權益及嚴防風險外溢的前提下,通過主動合理地放寬監管規定來助推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建設。并且在建設國際金融中心的過程中,還能減少因監管政策改變不及時或不到位的情況下的效率受損,也不會因暫時的風險而立即遭到監管規則的約束和叫停。這樣就能鼓勵監管部門、金融機構和企業積極進行建設國際金融中心所必須的各種創新,以期達到政府、金融機構和企業既能積極推進國際金融中心的建設,又能有效防范各種風險的多贏局面。

掃描二維碼

關注企昊微信

創業一手掌握

服務支持

021-60706920

周一至周日8:00-20:00

售后服務

滬公網安備 31010702006614號

版權所有:企昊企業管理咨詢(上海)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2-2016 滬ICP備16031150號-1
白小姐资料一肖中特马一 18选7开奖结果新疆 四川金7乐下载苹果版 体彩排列五 秒速飞艇官网开奖号码 球探比分好运来娱乐城 新版微信棋牌 排列三组六组三遗漏 香港六合彩第79期白小姐特码图 北京时时彩存在吗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比分网 500万能北单比分sp值开奖 夸克币的生产方法 美人捕鱼下载 新欢乐斗地主单机版 足彩合买 快乐十分群规图片